当前位置: 首页>> 产品介绍 >>正文

产品介绍

产品介绍

如何看待此轮有色金属价格上涨?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09-22

中国医药化工网新闻

自今年年初以来,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最重要的因素是前一时期的价格下跌太多,一般低于中位数成本。因此,存在向上修复的客观要求。另一方面,有色金属价格上涨并不缺乏投机资本,导致价格上涨过快和过快,对中国经济造成不利影响。为此,有必要加强市场操作监管,注重抑制投机泡沫。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面抑制有色金属和商品市场,甚至收紧中国的货币政策,这将破坏经济增长的主要监管目标。

首先,这一轮价格上涨是一个合理的回报

自今年年初以来,该国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根据市场监测数据,2016年4月,全国商品价格指数(CCPI)中,颜色等级较今年年初上涨8.1%。进入5月后,全国有色金属价格继续高位运行。在重要的有色金属品种中,与去年第三季度的低点相比,国内期货铜主力合约价格上涨约15%,镍价上涨约16%,铝价上涨约30% %。国内钨精矿价格自去年12月底以来已经反弹,今天的价格涨幅也接近30%。其他有色金属和冶炼原料的价格也有不同程度的上涨。预计今年全国主要有色金属平均价格将高于上年的概率正在增加,因此去年12月的预测没有变化。

虽然这一轮的有色金属价格有点暴力,但总体而言,它仍属于合理的回报。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价格已经反弹到非常低的水平。推动本轮有色金属价格上涨的最重要因素是前期价格过度下跌,一般跌破中位数成本,导致相关公司利润大幅萎缩甚至造成严重损失。据统计,2015年,全国有色金属行业实现利润下降15%。其中,矿业企业利润下降25%,冶炼企业利润下降35%。在这种情况下,相关公司只能减少投资和生产,从而改善供需,并在投机资本的低价格下引发风险偏好的变化。今年一季度,全国10种有色金属产量为1206万吨,同比下降0.4%,比去年同期下降8.1个百分点。其中,电解铝产量下降2%,增长率下降9.4%;铜产量增长8.5%,下降5.9个百分点;锌产量下降1个百分点,下降15.4个百分点。与此同时,由于价格大幅下跌,全球一些高成本矿山和能源公司也退出市场,相关产能投资迅速下降,最终导致销售价格的修复。毕竟,上述商品的销售价格长期不能低于成本,而且“白菜价”不能总是出售。可以看出,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要求有色金属价格回归到合理水平。

其次,它仍然属于相对较低的历史水平。虽然今年有色金属价格大幅上涨,但仍低于同期。根据市场监测数据,今年一季度,国内市场铜价下跌14.7%,铝价下跌14.5%,锌价下跌16.2%。与前几年的历史最高点相比,它已经或几乎蹲下。因此,不可能得出价格上涨太多的结论。

其次,价格过快,涨幅过大对中国经济不利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本轮有色金属价格有所上涨,但从其主要推动力的性质来看,这是一个合理的回报,这是市场经济价值规律的客观要求,但仍不乏投机资本。如果让泡沫过多,导致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过快、过多,就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一是抑制中国外贸顺差。一段时间以来,国际市场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为我国节省了大量进口费用,创造了大量外贸顺差。这是中国外贸出口大幅放缓的重要因素,但贸易顺差依然存在。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进口国。今年一季度,有色金属进口继续强劲增长。其中,铜、铜进口143万吨,同比增长30.1%;氧化铝进口124万吨,增长32.9%;铜矿石、铜精矿进口400万吨,增长34%。上述商品的进口额约为122亿美元,估计比平均价格低15%,进口成本近20亿美元。如果当前和未来国际市场有色金属价格因投机而上涨过快、过多,这种红利将明显减少,削弱我国外汇储备,增加人民币贬值压力。

二是提高国内物价成本。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有色金属消费国,各种有色金属构成了中国重要的原材料成本。有色金属价格过快、过贵,会增加投资产品和工农业生产的原材料成本,直接或间接增加各种成本,从而导致我国价格水平的上涨。

三是影响供给侧结构改革。目前,国内有色金属产能过剩仍然巨大。随着其销售价格回归到中位数成本线,公司的盈利能力将迅速增加。有关企业还必须积极增加产量,恢复生产。各种投资也会回来。这是力量无法阻止的。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仅在电解铝行业,近期有约70万吨的产能。有色金属产能过剩的快速释放和产能投资的增加将不可避免地影响相关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第四是产生未来的市场风险。有色金属价格上涨过快,涨幅过大。它超过了实体经济供需关系决定的合理价格,这是未来市场的巨大波动。可以说,今天的价格涨幅越大,盈利能力越好,公司的工作率越高,市场面对未来回调的压力就越大。而这种商品风险将通过各种渠道溢出,从而改变投资风险,金融风险,供过于求的风险和市场信心风险。

第五是压缩宏观经济调控空间。由于上述市场风险和负面影响,特别是价格和成本因素进入上升通道,其担忧可能会减少中国宏观调控的空间,包括是否可以继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降息。无论我们是否可以增加投资并继续减税,我们仍需要继续观察。

由于目前和未来的有色金属价格过快而且过高而不利于中国经济,我们需要加强对有色金属市场运作的监管,同时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特别是要遏制投机。炒作泡沫,以防止它们过快和合理地偏离。现在国内监管部门已采取行动,相关商品期货交易所先后出台了监管和降温措施,如提高交易费,增加利润,打击高频交易。这些都是必要的。当然,加强管理只能针对投机泡沫,并不意味着全面压制有色金属市场和企业,甚至收紧中国的货币政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由于浪费食物,“儿童和脏水一起倒出”,最终破坏了经济稳定的第一个目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