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产品介绍 >>正文

产品介绍

产品介绍

廉价药为何从市场消失生产商亏损 黄牛获利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10-30

廉价但有效且难以替代的廉价药物正逐渐从市场上消失。

在难以找到药物的情况下,即使是黄牛也开始转售业务。一箱注射用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的正常零售价为7.9元,但黄牛的价格超过4000元。由于药物本身的稀缺性,即使这样的“高价”仍然不容易购买。

ACTH仅由上海医药(19.69,-0.25,-1.25%)集团的第一生化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该公司已存在数十年,最初适用于活动性风湿病和类风湿病。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等胶原蛋白疾病尚未上市。

第一生化制药行业通常根据产品总体规划采用间歇生产方式,并根据市场需求量化生产。 2013年,产销量不到20,000。然而,由于ACTH被发现是有效控制和缓解婴儿痉挛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并且该领域没有替代药物,自2014年以来,市场对产品的需求飙升,上海医药急需组织产量3万,但仍然供不应求。

上海医药集团总裁左敏说:“牛的销售价格非常昂贵,但这对我们公司来说并不好。”他说,一盒ACTH的生产成本接近35元,但价格不到4元。作为一家国有企业,上海医药公司一直在承担社会责任损失,一年内将损失数百万美元。

没有利润率是廉价药物消失的主要原因。在中国现行的药品定价和招标制度下,一旦药品招标,价格低廉,医疗保险支付制度就不能根据市场情况改变价格,从上游原料供应商,生产企业,流通企业到销售终端医院。缺乏利润,失去了生产和销售廉价药品的动力。

韦斯特兰,俗称去乙酰基天竺葵注射液,是一种见效快的救命药。自2009年以来,这种药物的供应一直不稳定。目前,西兰有5家制药公司获得生产许可,但事实上,就在几年前,只有上海旭东海浦医药A公司生产,而且也是亏损生产。

“因为原料问题,我们已经停产好几年了,库存没有了,也没有再生产的计划。”复星药业(25.71,-0.42,-1.61%)经生产批准拥有上海兆晖制药一家。一位销售人员告诉界面记者。雪地兰的原料是一种植物,但由于价格太低,上游农民种植积极性不足,导致近年来产量越来越少,原料短缺。而且,这又导致原材料价格越来越高,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生产成本。

“一些稀缺药品的供应商甚至可能会以奇货可居,囤积原材料,进一步抬高原材料价格。一些制药公司甚至会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竞标,以求中标。这并不少见。一旦确定了投标价格,公司只能向上压缩成本。销售人员告诉记者,有的企业压缩不了,要么亏损就破产,要么干脆不生产。

界面记者还了解到,旭东海浦药业一盒2ml*5西地兰,2014年以15.65元的价格将出厂价卖给了医药销售公司,而零售价仅为18元,平均每3.6元。对于药品销售终端来说,利润空间也非常有限。

事实上,由于中国的“医疗”模式尚未被打破,廉价药物并不受医院欢迎。根据药品的价格,医院药品价格上涨了15%,这意味着药品价格越高,留给医院的利润率越高。对于一些可以替代治疗效果的廉价药物,医院也更倾向于开出更高价格的药物,这也是一些常见的低价药物逐渐消失的原因之一。

为了让政府定价药物进入市场化轨道,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从6月开始今年1月,大部分药物正式取消。政府定价,先前由政府控制的2700多种定价产品的开盘价,已转移到市场进行监管。只有40种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物仍受政府控制的定价。

“国家政策出台后,我们将做出适当调整,逐步提高ACTH的价格。制药公司需要平衡利益和社会影响,但从根本上说,特别是对于供不应求的药品,如果公司长期销售,公司就处于亏损状态。一些小型制药公司更难以承受。价格可以适当提高,以确保充足供应。“左敏说。

在开放药品价格政策出台后,稀缺的廉价药物迪高新从最初的6.7元跃升了近10倍,零售终端根据市场趋势调整了价格。

然而,廉价药物所针对的许多疾病在本病患者中很少见,而且国家通常采用定点定量生产方法,很难通过市场进行全面调整。

如果把一些廉价的“救命药”完全交给市场,让患者买不起药,问题就不容忽视了。

事实上,美国也面临着一些廉价救命药物的短缺。美国政府已经建立了稀缺的药物储备,并指定了一些非营利性制药公司来保证供应。

中国早在1997年就已经推出了《国家医药储备资金财务管理办法》。然而,现在储备药物的计划和目录似乎过于陈旧,有些法规在实际实施中存在问题,导致企业表现不佳。

因此,针对稀缺有效的廉价药品,业界一直呼吁政府改进药品收集和储存系统,订购生产,直接购买一些稀缺药品,并补贴一些品种,并给予一定的政策倾向。税收平衡企业收入和确保患者供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