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产品介绍 >>正文

产品介绍

产品介绍

疫苗案企业增至13家 部分上线为医药公司业务员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11-05
中国医药化工网3月24日昨日3月21日公布了9家涉嫌非法操作疫苗的公司名单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再次发布药品原始清单涉及的公司。成立了四家新公司,山东鲁悦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保定宝贝药业有限公司,南阳致远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和四川恒大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目前,总数涉及的企业已经达到13个。该疫苗的非法操作部分是针对制药公司的销售人员。

食品药品管理局要求对产品流程进行彻底调查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表示,已宣布宣布的13家公司可能是非法毒品流入渠道的主要负责单位。昨晚,参与此案的前九家公司之一山东世杰宣布,山东省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机构的调查人员已进入公司进行调查,公司正积极合作。

据新华社报道,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还与公安机关合作,对四川恒大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业务经理进行了调查。绵阳,巴中,眉山市公安机关有已经控制了涉案案件的嫌疑人,相关信息正在进一步调查和核实。

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省有关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立即对上述药品经营企业进行调查,彻底调查产品的真实流通情况,核实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并严惩依法。调查结果于3月26日前向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报告,并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统一向公众披露。

超过10家制药公司的销售人员涉及非法贩毒

公告称,3月22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听取了涉及药品生产企业产品流量自检的报告,发现直接涉案的药品从制药企业流入非法渠道。根据制药商提供的信息,进一步确认了一些线索。

在公告中,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告中初步确认了一些在线人员的身份:牛自信是陕西医疗维达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推销员。Ltd。李柳珠是南阳致远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的销售员;王忠林是贵州澄海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张磊是安徽鲁燕大华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张勇是成都仁邦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郑健是安徽昊华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毛小琴是兰州华为医药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单二是陕西益康中盛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张伟是河南中联药业有限公司的销售员;高应祥是保定王宝友是陕西邦鑫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的销售员;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副局长表示将对此案进行彻底调查

昨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吴昊在博鳌药品审批制度改革论坛分论坛上表示,该疫苗是一种预防性产品,不应对健康人群造成身体伤害。被注射。在中国,疫苗流量已经被监管多年,特别是对于一类疫苗。然而,吴昊也承认,山东疫苗在流通过程中确实存在漏洞,需要加以改进。目前,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公安部紧密合作,深入调查案件,严惩和填补漏洞。

■专注

四川取消购买二级疫苗的权利

问题疫苗病例仍在继续发酵,二级疫苗监管系统的折磨尚未结束。昨天,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最新企业名单增加了四家,其中包括一家四川企业。虽然问题疫苗案仍在调查中,但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前一天公布了《四川省第二类疫苗挂网阳光采购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率先实施了“省级集中网络,集中采购和政府服务监督“。第二种疫苗采购模式。

集中网络采购四川监管升级

根据四川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最新二级疫苗采购计划,各级疾病控制中心和所有疫苗接种单位必须在线购买第二类疫苗,不得从外面购买网络,价格购买或非监管渠道。购买第二种疫苗。四川省各级疾病控制中心和疫苗接种单位将委托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作为采购联合体的牵头单位,自愿委托进行省内第二类疫苗的集中采购。 CDC和疫苗生产经营企业签订第二类疫苗采购合同。

四川省卫生计划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计划是进一步规范省内第二类疫苗的采购,使用和管理,保证第二类疫苗的质量和正常供应。接种疫苗,防止购买第二种疫苗。商业贿赂发生在使用期间。

专家表示,四川打破了中间利益链

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与卫生法讲师邓勇表示,国家对二级疫苗的监管相对宽松,为生产者留出了以市场为导向的经营空间。由于缺乏严格监管中国二级疫苗的法律法规,监管机制导致二级疫苗生产过程,疫苗储存和销售的监管真空。 “四川的做法无异于切断中间的利益链,孤立一些以市场为基础的经营手段和潜在的犯罪。”

然而,疫苗生产商负责人刘先生认为,实际实施二级疫苗可能存在问题,因为第二类疫苗的使用受到市场需求的影响,以及如何处理未使用的疫苗。问题仍然需要采取支持措施。

北京鼎宸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则认为,仅仅通过挂网阳光采购的方式并不能制止问题的出现,关键是能否把所有疫苗的使用量和未用完数量都做到公开 透明,做到二类疫苗的全程“阳光”透明。“只要涉及利益,怎么都会出现漏洞,除非疾控不从中挣钱,监管者的角色就会加强。”

■ 背景链接

二类疫苗流通链易滋生腐败

2005年6月颁布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疫苗分为了一类疫苗(免费疫苗)和二类疫苗(自费疫苗)。根据《条例》规定,一类疫苗由接种单位上报接种计划,再由省级疾控机构组织逐级向下分发。

而二类疫苗的流通有所不同。《条例》规定,疫苗生产企业、疫苗批发企业均可以向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接种单位、疫苗批发企业销售本企业生产的二类疫苗。疫 苗批发企业还可以向其他疫苗批发企业销售二类疫苗。这意味着,二类疫苗的流通可以有多种模式,接种单位可以不经过疾控系统自主采购二类疫苗。

史立臣指出,作为商品的二类疫苗更容易成为各地疾控系统滋生腐败的创收点,比如2010年发生的“山西疫苗门”。在管理比较严格的省份,会由省疾控中心 进行集中采购,但由于二类疫苗是自费疫苗,从企业到省疾控中心、市疾控中心、县疾控中心最后到接种单位点,每个环节都会加价,“疾控系统本身是疫苗的监管 者,也是二类疫苗的经销者,这其中就容易滋生腐败。”

在管理不太严格的省份,往往是市疾控中心甚至县疾控中心、接种点自行采购。一旦绕开了疾控系统,问题疫苗很容易进入接种单位。

为何会有正规疫苗流向体制外?对此,史立臣表示,疫苗的生产需要经过国家的批签发,这其中包括了生产数量。但二类疫苗受市场影响,一旦疫苗用不完,多余 疫苗就可能以低价卖给圈内俗称的“苗贩子”,并流向全国,这其中不乏疾控机构低价卖疫苗。“疫苗的整个流通系统是封闭的,一般人不会关注到,就怕这件事过 去后,原来怎么干还怎么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