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动态新闻 >>正文

动态新闻

动态新闻

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加速 缩小政府定价范围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3-14

中国医药化工网新闻

7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发布了《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建议到2017年,政府的定价范围将逐步缩小,医疗服务项目管理将得到改革,价格管理方法将得到改善,医疗服务价格将与公立医院的综合改革同步调整。

《意见》还提出到2020年,逐步建立基于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基本理顺医疗服务价格关系。积极探索建立机制,通过建立医疗保险支付标准,指导价格合理形成。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改革将按照“能力控制,结构调整,促进和衰退,逐步增加”的要求,加强价格与医疗,医疗保险和医药的联系。 “以确保医疗机构和负担得起的医疗保险基金的健康运作。人民的总体负担不会增加。

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梁万年将价格调整原则概括为“鸟笼”。

事实上,价格改革试验于2010年启动。2010年,《关于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发布,“唐鸟笼”的价格改革已经通过几批县市飞行员在全国推广。

根据2015年《全面推开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实施意见》的要求,截至2015年12月底,县级公立医院在取消所有药物添加的基础上实施了新的医疗服务价格计划。

去年10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其中将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纳入价格改革的关键任务,澄清了上述改革目标和实施路径。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意见》这次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和部署的重要举措。它是建立科学合理的医疗价格形成机制,合理化医药价格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也是2015年。这是一篇促进当年药品价格改革的姊妹文章。

或者形成双重定价

“这项改革特别强调了医药,医疗保险和医疗保健的联系。”中欧健康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强调“联系”直接反映在改革的主要目标中。《意见》提出,“通过建立医疗保险支付标准,积极探索建立引导价格合理形成的机制。”

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上海医学信息研究所所长金春林认为,这将导致物价局和医疗保险付款人形成双重定价。

具体到可能的运作模式,金春林表示,价格局的定价将是政府引导的价格,这是第一个价格标准。但是,公立医院,毒贩和医疗保险支付者等利益相关者可以协商实际价格。

“如果价格局确定的政府指导价格为10元,相关利益相关者可以将其作为标准,或者通过谈判将价格降至6元甚至更低,”金春林说。

事实上,去年的《若干意见》提出“医疗保险基金支付服务项目由医疗保险机构和医疗机构协商确定合理的支付标准。”

通过医疗保险支付标准形成价格的直接好处是,它可以充分发挥医疗保险杠杆的作用,通过更灵活的谈判使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合理化。

金春林说,医疗服务价格的调整已经持续多年,但结果却很少。在这种背景下,双重定价的概念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价格部门愿意将负担交给医疗保险付款人,但政策尚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在制定医疗保险支付标准的同时提出的另一个目标是到2017年逐步降低政府的定价范围。

为此,《意见》具体提出促进医疗服务的分类管理,公立医院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以政府引导的价格,特殊医疗服务和其他具有相对充分竞争和个性化需求的医疗服务实施,市场调整后的价格得到实施。

金春林认为,这种改革在定价权力释放方面的力度前所未有,这也将为“双重定价”创造条件。

此外,需要特殊医疗服务的《意见》比例不超过所有医疗服务的10%。

事实上,公立医院不应为“公益事业”提供特殊需要。但是,由于中国社会资本的军事力量薄弱,有可能为特殊医院提供特殊需求服务。

蔡江南说,公立医院的医疗服务和价格分类一直存在。这次的10%限制是为了防止特殊需要服务占用公立医院的基本医疗服务。

推动疾病类型

与为医疗保险支付标准制定的相比,《意见》对疾病收费的要求显然更加详细和引人注目。

按疾病支付意味着通过统一的疾病诊断分类,科学地制定每种疾病的报销标准。这种支付方式可以通过医疗资源利用的标准化,避免医疗机构对医疗服务项目的滥用,重复和分解,更好地保证医疗服务的质量。

《意见》建议根据疾病类型和服务单位扩大收费范围,逐步减少项目收费。到2016年底,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地区将发现不少于100种疾病。

“困难”,浙江绍兴市第二医院院长葛梦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北京,上海等试点地区不到100种疾病。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所有城市公立医院都需要进行改革。该地区实现这一目标是不现实的。“

在支付疾病之前,葛梦华的恐惧来自横滨的技术问题。按疾病类型支付必须首先实现医疗服务项目的包装。由于临床诊断,疾病严重程度和年龄等复杂因素,数据细化要求极高,更适合于相对简单的疾病。

金春林说,实现疾病支付的前提是临床路径的标准化,但只有这样才能使成本标准化。如果无法完成成本标准化计算,则无法反映疾病支付的控制费的功能和价值。

葛梦华说,同一地区不同层次的医院差异很大。试点地区仍然不知道在短时间内发现100种手术疾病的能力。

金春林说,疾病的数量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国家已经确定了320种疾病,而疾病的确定范围仍然大于《意见》提出的任务数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在确定疾病数量方面,试点地区存在很大差异。同样是支付改革的先进试点计划。江苏东海的疾病类型仅为52组,而云南湘县有434个疾病组,山西清徐从100种增加到201种,河南西县已达到目前的31 379种。

“疾病付出还是应该逐步推广,”蔡江南说。

金春林认为,《意见》给出的挑战是如何定义100种可手术疾病。试点地区医院有可能实现100种疾病,还是全区医院必须达到这一水平?这项政策应该有一个更明确的定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