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司简介 >>正文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难觅国内药企身影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11-26

每年八月左右,广西荣安县,广西的乡镇都覆盖着绿色植物,青蒿素是从这个一米高的植物中提取的。

作为国内外最大的生产基地,荣安县每年为整个市场贡献50多吨的产量。据不完全统计,全球青蒿素需求量仅为每年约200至220吨。

尽管青蒿素是由中国人发明的,但涂玉也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奖,但目前中国企业只获得了对原料的绝对控制。在青蒿素行业的“金字塔”顶端,中国公司仍难以弄明白。

中国是世界

90%的艾蒿“供应商”

重庆阜阳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青蒿生产基地。

自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以来,青蒿(Artemisia annua)已在这片土地上得到推广和种植。目前,阜阳青蒿种植面积约8万亩,年产量60多吨。到了20世纪70年代,阜阳已经开始建厂。到2015年,重庆华芳武陵山药业有限公司和瑞南农业有限公司已达到一定规模,产值6000万元。

像广西的荣安县一样,重庆襄阳也承担着青蒿素原料的输出作用。在全球200吨的市场份额中,仅两个地方的产量总和就占了近3/4。更不用说福建等地的“小”产量,“全球90%的艾蒿来自中国”不是风中的漏洞。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艾蒿原料供应国,但中国只是最大的原料供应国。

目前的情况是,青蒿的价格较低,而以青蒿为原料的天然“低潮”,2004年,由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正式推荐使用青蒿为主的联合用药(act),青蒿素的价格已涨至8元。每公斤1000元。此后,对青蒿素的需求趋于稳定,增长并不明显。到2012年,国内青蒿素企业的生产成本在2500-2700元/公斤之间,但青蒿素的销售价格和出口价格只有2000-2100元/公斤。

青蒿不到世界的5%:

失去销售权

遗憾的是,当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青蒿生产国时,国产青蒿未能占据绝对的市场优势。

据了解,青蒿素全球市场90%在非洲,而非洲90%在公共市场。青蒿素作为唯一一种国际公认的来自中国的原创创新药物,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推动了全球化进程。在全球青蒿素大宗公共采购市场上,印度仿制药集团的突然崛起夺走了50%的份额,欧洲制药集团的市场份额迅速回落至30%以下,而中国的市场份额则缩水至5%以下。

事实上,国内医药市场仍处于原材料供应的低端环节。除了国内企业主要集中在种植和提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青蒿素药物研发成功40多年了。没有,没有中国制药公司进入世界卫生组织(who)采购目录。

这是失去销售权的一项伟大发明。 1994年,原专利持有人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向瑞士公司Ciba-Jiaji(诺华制药的前身)出售了以青蒿素为基础的复方药物的国际销售权。五年后,诺华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引入固定剂量青蒿素组合或组合(ACT)的制药公司;两年后,世卫组织建议用复方青蒿素抗疟药替代青蒿素药物,因为当时没有中国制药公司符合世界卫生组织良好生产规范(GMP),诺华成为当时唯一的合格供应商,同时也是如此时间形成了自己的复方青蒿素衍生物专利。

青蒿素发展的整个过程也是知识产权制度缺陷的典型案例,最终导致“回归中国,青蒿素属于外国人”的现状。

很难看到中国公司的另一面:

中国仍然是利润“大头”

长期以来,中国青蒿素原料药的出口主要由两家主要的制药企业瑞士诺华和法国赛诺菲控制;另一方面,印度仿制药集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使得销售比例本身非常小,中国企业前后受到攻击。

意识到价值链末端的弊端,复星医药(26.10,0.00,0.00%)和昆明药业集团(35.33,0.00,0.00%)等制药企业已开始实现青蒿素产业的国际化。一些业内专家表示,国际化很难,中国制药公司可能不会成为市场的赢家。

据了解,进入国际市场的制药公司需要通过PQ认证,这是进入国际市场必须获得的资格。目前,中国只有一家公司获得了PQ认证,而且数量太少。虽然该国有数十家公司生产青蒿素原料药,但他们没有权利直接出口青蒿素制剂。

“在药品的价格结构中,最大的原料仍然是原料。到目前为止,中国华力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料供应商。“长春以来一直向世界推广中国青蒿素产品的严春明正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在采访中称”青蒿素类药物含量低“利润并没有特别高的市场回报。虽然'青蒿素属于外国人'而且现状不小,但是在其余的10%的私人市场中有不小的遗憾,中国企业的发展仍然很好,这件作品的利润要好得多。“

齐鲁证券制药行业分析师孙健认为,获得土玉奖可能为国内企业打破青蒿素市场目前的困境提供希望。从更高的层面来看,中国现在应该以中药的化学成分为核心,对当前中药新药和质量标准的研究给予认可,并更加关注目前优质中药的临床表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