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司简介 >>正文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基本药物500多种 短缺342种药品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1-24

一方面,市场供不应求,但另一方面,没有人在生产。

潘盛鼎常用的药物越来越严重。潘胜鼎别名双嘧达莫,具有扩张冠状血管,促进侧支循环形成,轻度抗凝血作用和抗病毒作用的作用,是一种常用的预防血栓栓塞性疾病的药物。但现在很难在市场上找到药物的痕迹。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的信息,目前有10家制造商批准生产双嘧达莫原料药,另有216家药品公司批准双嘧达莫片。为什么难以找到216家制药公司批准生产的普通药物?

《中国经营报》记者的调查发现,药品价格太低,导致药品公司无利可图,放弃了潘胜鼎的生产。此外,原料药逐渐集中在经销商手中,或人为地增加了双嘧达莫原料药的供应短缺。

没有利润

据业内人士介绍,双嘧达莫有三种主要药物:双嘧达莫注射液,双嘧达莫缓释胶囊和双嘧达莫片。在早期,它是治疗冠心病的常用药物,并且很少用作抗心肌缺血。其抗血小板聚集可用于心脏手术或瓣膜置换,以减少血栓栓塞的形成。

据业内人士介绍,天津力生药业有限公司,山西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和上海信义久富制药有限公司的双嘧达莫片生产规模较大。

10月21日,天津力生药业有限公司销售部门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的双嘧达莫片缺货,主要是因为原料短缺,估计不会恢复到下个月。生产供应。

上海华氏制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说,新沂久富生产的双嘧达莫片现已缺货,之前已售出,现在所有厂家都没有。

九洲通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唯一一家只生产山西宝生产的双嘧达莫的公司不是其他厂家。

10月22日,山西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唐克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雅宝药业因环保成本增加而生产1公斤双嘧达莫。原料成本约为一千元,但进入医院的双嘧达莫片的价格太低。该公司使用自己的原料生产双嘧达莫片也“亏钱”。 “为了不被药品招标部门列入'不值得信赖'的名单,只能确保招标部门已经取得了供应。中标者基本上放弃了销售。”

“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但药品价格多年没有变化,生产只能失去。双嘧达莫生产企业普遍遇到困难,但只能放弃生产。 “人们说。

事实上,现在很难找到双嘧达莫片,鱼精蛋白,银翘冲虫和薇脑露桐,它们是熟悉且廉价的药物。

全国12个城市40多家三甲医院的临床药物抽样调查显示,有500多种基本药物得到了州和地方的补充,342种物种供不应求。

2014年4月,为鼓励制药公司生产低价药品,减轻使用高价药物的患者负担,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及其他八个部委发布了《关于做好常用低价药品供应保障工作的意见》,提出保证生产和供应常用低成本药物的政策。对于不超过3元或5元的化学药品和中成药的日常开支,应取消最高零售价格限制,允许制药公司独立制定或调整零售价格,以确保合理的利润。

当年5月8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发布《定价范围内的低价药清单》,双嘧达莫片也被列入,但其供应短缺的命运并没有改变。

那么,既然成本已经很高并且价格已经公布,为什么不提高价格呢?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制造商负责人表示,双嘧达莫片是国家基本药和A类医疗保险药。根据中国目前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所有公共医疗机构使用的基本药物必须通过集中采购招标进入。药物的价格是医院购买药物的最高价格。双嘧达莫片剂进入医院并以买价结算。提高零售价格限制对企业无益。

据记者在线药店搜索,石家庄欧益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双嘧达莫片(规格25mg×100片),每瓶零售价18元。在2013年四川药品采购招标中,该公司同规格的双嘧达莫片价格仅为每瓶3.24元,而天津力生同规格的双嘧达莫片价格为3.24元。

上述工厂的负责人表示,目前双嘧达莫片剂的供应价格为100%,因此没有人愿意生产。

物质垄断

据记者了解,目前有19家生产商批准生产双嘧达莫原料药。为什么缺少API?

记者与许多制造商联系并获得了生产许可。其中,负责海正药业原料销售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没有生产双嘧达莫原料药,而其他厂家的说法也相似。

据业内人士介绍,事实上,只有山西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和山西鑫宝源药业有限公司实际生产双嘧达莫原料药,年产量约50吨。目前,双嘧达莫原料药的需求量约为70-80吨。由于双嘧达莫因其功效和用途而被广泛认可,预计需求将在未来三到五年内继续增长。

更重要的原因是,天津力生制药厂供应部负责原材料采购的工作人员曾告诉媒体“潘胜鼎的原料市场是承销和垄断的,我们不能得到原料。”

事实上,一些仿制药原料的垄断已成为业界公开的“秘密”。

今年3月,北京市医药行业协会在给全国医药行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供的材料中表示,近年来,部分品种普药的原料药垄断经营现象日益严重。特别是有些生产厂家较少的普药原料药,厂家生产出原料药后并不直接卖给药品制剂企业,而是先卖给某个商业公司,商业公司几个月后再转手将原料药卖出,价格成倍上涨。

该协会举例称,比如2011年10月到2013年5月,“信龙去痱水”的主要原料麝香草酚的价格,就从275元/公斤暴涨到8808元/公斤;2010年3月到2013年5月,硫磺软膏主要原料升华硫的价格,从18.5元/公斤暴涨到400元/公斤。

而百姓常用药“去痛片”的原料药,价格自去年10月到今年1月期间也出现成倍上涨。而不少医药领域代表委员也对上述情况十分关注,认为要解决部分普药品种经常发生中断供应,必须有效地遏制部分普药原料药的垄断经营。

实际上,备受关注的地高辛片涨价的背后也是原料药价格的惊人上涨。地高辛生产厂商上海信宜药厂确认称,自2014年9月起,地高辛片原料价格从每公斤7.5万元逐步上涨至2015年1月的每公斤40万元,不到半年的时间,后者价格是前者的5倍还多。

汤柯表示,该公司2015年前,每年生产双嘧达莫原料药35吨,其中自用15吨、出口10吨、供应其他药厂10吨。而从今年开始,由于环保成本的增加,亚宝只生产了10吨双嘧达莫原料药,自用了9吨,剩下的1吨则全部销售给了安徽延生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延生”)。

10月21日,山西新宝源制药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在电话中表示,安徽延生是该公司双嘧达莫原料药的国内总经销,药厂采购需要找安徽延生,厂家目前只直接做出口业务。这意味着,安徽延生或垄断了国内双嘧达莫原料药的销售。

据业内人士反映,原料药被垄断仅仅是第一步。包销商先考察某品种原料药全国几家在生产,然后几家没生产,然后找到各个厂家签订总经销包销合同,没生产的签合同给一定数额的补偿款,让其不再生产,生产的按现有价格包销一次性给予包销款,并且价格稍微给得高一点儿,几乎没有企业不同意包销。

然后,下一步包销商将对原料实施控销,找一家比较有生产能力的制剂厂生产,因为其他制药企业买不到原料,垄断商将控制该品种下游制剂市场,当只有一家药企投标时,中标价肯定会“水涨船高”。

比如原先的盐酸普萘洛尔每瓶才0.45元,原料被垄断后现在将近3元了。同样规格的谷维素片原先0.45元,现在3.30元。维生素B2原先0.45元,垄断后,现在1.30元,病毒灵片原先0.55元,现在3.40元。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曾明确表示,医药企业拥有市场支配地位并不违法,但拥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后,企业的行为是受到严格控制的,不能滥用支配地位破坏市场竞争。

“比如原材料都在你手上控制,别人都要购买这种原材料生产某种产品,这时候你大幅度提高价格,或者附加其他不合理条件,或者要求你的下游企业瓜分市场,各自为政,大家共同谋取特别大的利益,这在法律上是被禁止的。”李青表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