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司简介 >>正文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外资药企迎大考奇贵特效药或降价一半换市场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2-15

中国医药化工网3月21日近日,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主任李斌透露,包括进口抗癌药在内的五种药物参与了卫生计划委员会的谈判机制,价格基本可以降到过去50%。这五种药物都是具有显着治疗效果但非常昂贵的特效药物。

《第一财经日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述五种药物是用于治疗乙型肝炎的Glylide's tenofovir disoproxil和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新生物医药公司。来那度胺和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和ectinib用于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这五种药物的价格可谓“非同寻常”。以吉利德生产的替诺福韦(300mg /片)为例。单瓶(30件)的进口价格在2100元至2500元之间。业内人士预计,如果在国内生产,价格可降至1/1。 20.“一旦这种药在中国生产,在中国至少是一个10亿的市场。这是根据国产药物的价格计算的。”奥瑞特董事长彭志恩告诉记者。由于吉利德的专利保护,国内仿制药在2017年之前不能在国内市场销售。

目前,中国市场上没有药物可以替代正规渠道中的替诺福韦地索普西。大多数患者依靠购买药物从南非和印度获得仿制药,但效果根据仿制药的工艺流程而有很大差异。

它不仅是一种特殊的药物,因为新的医疗改革,药品的降价一直处于核心阶段,这一措施对外国制药公司产生了更大的影响。

在去年湖南和浙江的药品招标采购中,由于招标价格过低,大量外资制药公司放弃了招标。然后,对于这轮“特效”谈判,下降50%,外国制药公司将选择接受这一提议,并以较低的价格换取更大的市场。《第一财经日报》在采访了几家高级外国制药公司后,记者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我们不会放弃成熟的处方药市场,因为总量还是很大的,但是由于招标政策和整个医改的趋势,这个成熟的市场会越来越难。因此许多国外制药企业的对策是有希望的。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外资制药公司高层告诉记者,在他们看来,新药审评政策的会议对我国新药的推出有很大的好处。在价格方面,他们希望医疗保险、商业保险和个人努力相结合。“由于国家医疗保险总额较大,政府有必要做出选择。要衡量创新药物的价值,选择中国患者最急需的药物。”

“如果在投标中调整药品价格,我们可以接受。作为一家外商投资的制药公司,我们必须看到,如果中国市场只在仿制药领域竞争,就不会成功。”百时美施贵宝中国总裁林泰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我们十年前就做出了这个决定。我们希望产品能慢慢走出一些比较常见的基础治疗领域,或者说差别比较小。在治疗领域,我们希望重新分配资源,并在生物制药领域进行更多投资。”

事实上,对于外资制药企业来说,成熟市场即使降价也不会放弃的原因主要是“注意力”的转移。如今,传统医药企业对传统医药的定价和销售策略正在发生变化。对企业管理最直接的影响是,以前的销售驱动模式正在慢慢转变为创新驱动力。目前,包括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 myers squibb)和赛诺菲(sanofi)在内的许多外资制药公司都不断加大在华研发投入,旨在更加重视创新药物的未来发展。

正如林泰军所说,单靠成熟产品的推广是不可持续的。

外资制药公司更愿意专注于创新药物,而成熟产品价格的下降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方面,它受政策驱动:根据新颁布的新药优先审查政策,申请人同时申请并在欧盟和美国获得批准。申请药物临床试验的新药临床试验,或在中国使用同一生产线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同时申请在欧盟和美国上市,并通过药品审批的现场检查权威,可以先审查。

尽管医疗改革价格昂贵,但拟议政策重新点燃了外国制药公司对中国市场的“占有欲”。这意味着可以同时在中国列出新的全球药物,进入该国的重药往往需要等待6至8年甚至更长的审查期。这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时间。成本。毕竟,成熟药物,新药和重药的市场和利润空间更具吸引力。

“如果我们在中国的利润水平想要进一步增长,那么明确的策略是我们对创新药物的投资必须大于对成熟药物品种的投资,因为我们重视中国新药市场改革带来的机遇。”泰珍说:“现在重型新药不需要长期产品,因为信息传播速度比以前快。在美国,80%的肺癌患者免疫肿瘤患者药物在市场上。立即使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