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公司简介 >>正文

公司简介

公司简介

医改进入深水区陕西率先移交医保管理权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3-05

中国医药化工网新闻

日前,《陕西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试点方案》(以下简称“[0x9A8B”)规定,陕西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一体化后,由卫生部门管理。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管理再次陷入混乱。

5月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首次宣布,全国11个省级单位明确界定城乡居民医疗保险一体化,由人文社会部门管理。这曾被视为人道和社会事务部和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管理层争端得到解决的信号。

此前,两个部门在2013年就医疗保险管理展开了激烈的争斗,并没有做出任何区分。如今,三年的公开竞争已经被震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长期以来一直在吵着要求。

改变陡度

目前,11个省级行政区域已全面实现城镇居民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二保一”。山西,河北,湖北,内蒙古也出台了综合总体规划。上述省份由城乡居民统治。在引入《方案》之后,陕西成为第一个将健康计划委员会的管理权移交给的省份。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重拳再次打击棉花。”一些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支持人类社会部门医疗保险管理的专家对陕西的实践做出了强烈反响。

“十几个省份的管理权已移交给人类社会部门,陕西已移交给卫生计划委员会。”长期以来一直关注医疗保险的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和社会保障学院教授郑公成不愿对此发表评论。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白中根更关心的是,在“两合一”移交给卫生计划委员会后,将进一步脱离城市职工医疗保险。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教授表示,陕西省计划缩小了两省医疗保险管理权的差距,加强了两者之间的“对抗”。两党,这可能会导致“三包合一”的未来。 “没有前途。”

“出乎意料的是,推理。”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与经济学院教授朱俊生对陕西这种对抗的增强版本的出现进行了上述评估。

参加人力资源和社会事务部于5月底组织的“职工融资和待遇调整研究”的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当时的人力和社会部门负责人几个省反映到该部,因为在城市和农村地区。在居民医疗保险协调竞赛中,省卫生计划委员会着眼于整个医疗保险的管理。

专家认为,在32个省级行政区域中,最初在15个地方规划中引入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已纳入人文社会部门。然而,作为陕西的第16个家,这种变化很可能是由于上述背景。

朱俊生说,这可能会使省人民和社会部门非常焦虑,卫生计划委员会是否可以剥夺整个医疗保险管理权,这与省人文社会部门的生存有关。当地卫生规划委员会的做法可能是游说省政府负责领导。一旦领导决定,人力和社会部门就没有改变的余地。

不迟到

年初,国务院公布了《方案》(以下简称“《关于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的意见》”),制定了时间表和路线图,要求规划和部署城乡居民医疗保险。计划在今年6月底之前完成。统一区域将在2016年12月底之前发布。实施计划。

《意见》可以详细描述集成工作的指导,但没有提到管理权的所有权问题。只强调“提高总体规划水平,原则上实施市级协调,鼓励合格区域实施省级协调”。

参与国务院和部门相关讨论的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朱立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医疗保险占财政收支和GDP的比例很高,而且是非常重要。“这可能是中央政府和国务院迄今尚未确定归属管理权的原因。

国家新型农村合作社专家指导小组副组长王鲁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医疗保险与财政收入和GDP的比例可以通过将医疗保险资金总额除以财政收入和支出来计算。

据财政部统计,2015年全国公共预算收入1亿元,全国公共预算支出1亿元。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2015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1亿元,支出931.2亿元。

在不包括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基金的情况下,只有一项基本城市医疗保险将分别占财政总收入的7.35%和5.30%。

“我不认为部门竞争是一件坏事。”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副主任,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表示,这两个管理体系正在并行探索。相互竞争。有利于改善医疗保险管理。

此外,刘国恩认为,不同省份两个部门的管理能力也不同,因此有必要让地方根据自身情况探索不同的管理模式。

朱立嘉说,这种竞争是“深水区医疗改善”的体现。而“进入深水区域”意味着难以对不同的探索做出“正确”和“错误”的判断,并允许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不同的实验。

但是,中国的医疗保险一直处于分裂和分裂的长期局面。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医疗保障体系,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于2002年由中央政府提出。它于2003年启动,2007年全面推广。2008年,人口超过8亿,“全覆盖” “完成了。

城镇居民医疗保险于2007年开始试点。截至2011年底,参加保险的人数超过2.2亿。人均经费水平略高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

分工带来了高昂的管理成本和城乡居民待遇的差异。 “三包合一”的呼声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

因此,与上述专家对竞争的乐观情绪相比,蔡江南和白春根有更多的担忧。

蔡江南认为,管理医疗保险的人应该尽快做出决定,但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解决“三包合一”的问题。白春根强调,管理权的归属没有解决,这意味着“三保”的长期分离和重复以及人民对外的解决难以解决。

朱俊生说,对部门利益的竞争意味着不能把注意力放在更重要的问题上。

谁是花?

陕西《意见》那些错误地认为“大局已经定下来”的人喝了一口冷水并竞争了三年,但双方的争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公开报道显示,这些原因可以追溯到2008年的“重大制度”改革。当时,原卫生部曾试图接管医疗保险基金的管理,而卫生部接管的医疗保险基金也被称为“一方面支持两只”。

与人与社会部门相比,倡导“一对二”的卫生部门更有可能成为辩论的中心。

廷伟认为,“一手到两手”可以“内化”协调成本,减少部门之间的行政摩擦和管理成本,平衡医疗保险基金,医疗服务提供和医疗行业监管之间的关系。最大化各方利益。

“卫报”的另一个原因是,如果没有医疗保险管理权,卫生部门将难以推动公立医院改革。

蔡江南认为,如果不“信任两个家庭”,就难以进行改革。他认为,医疗保险支付等相关改革确实可以在公立医院的改革和监督中发挥作用,但其作用的前提是公立医院的改革,如治理结构和服务价格调整。

“上海已经做了这么多年的预付款总额,并且有新的试验来支付这种疾病。最后的证据是效果有限。“蔡江南认为,医疗保险支付制度改革的失败是由于公立医院的失败。该机制尚未调整,在这种情况下,改革无法逆转。

反对“一方面支持二者”的反社会专家强调,如果将医疗保险管理列为健康保险,公立医院改革的压力将更小。因为这相当于用“自有钱”抚养“他自己的儿子”,所以没有改革的动力。

朱俊生也更倾向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管理,但他承认,人力资源和社会福利部或社会计划委员会都没有摆脱“管理和管理”。卫生计划委员会对医院管理漠不关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负责该机构的管理。效率低下和治理结构“国内独立”是常见问题。

“无论谁管理都不是最重要的问题。相比之下,我更关心人民是否能从中受益。”刘国恩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