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客户留言 >>正文

客户留言

客户留言

中央定价,价格放行与医保控费同行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1-31

截至目前,超过97%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形成。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胡祖才认为,主要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形成还存在一些差距:一是关键领域和关键环节还有待深化;第二,政府定价体系需要进一步完善;市场价格行为需要进一步调整。

为了将价格改革推向更深层次,国务院最近发布了《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重点关注主要由市场确定价格机制的改革目标,并明确竞争领域和环节的价格应基本放开在2017年。

显着降低定价范围,目录的中央目录中没有定价能力

10月21日上午,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宣布《中央定价目录》(原名“国家计委和国务院有关部门定价目录”),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胡祖才说,修改定价目录是实施《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的重要措施。

目录文件表明,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规定政府定价和政府引导价格将自动进入目录;法律,行政法规明确规定,市场调整后的价格项目将自动退出本目录。该目录根据价格领域权力下放和管理一体化等改革定期修订。

新目录中的定价范围已从之前的13个类别减少到7个类别,包括天然气,水利工程水,电力,特殊药品和血液,重要的运输服务,重要的邮政服务和重要的专业服务。具体定价项目已从之前的100个减少到20个,减少了约80%,并且最高限度已经精简。

自今年6月1日起,该州取消了大多数药品的政府定价。在该目录中,仅保留了特殊药物和血液。除了最高的出厂价格和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物的最高零售价外,还增加了公民临床血液的血站供应价格。

制表定价目录,改革结果由系统确定,保留定价项目(基本属于重要的公用事业,公益服务和基于网络的自然垄断链接)列出具体项目和内容列表促进社会监督。

“中央定价目录修订后,政府可以保留的定价项目完全以目录形式发布。目录以外的中央政府没有定价权。这是制度化的,易于社会监督。新会议。政府要求权力下放和权力下放。“胡祖才说。

此外,对当地价格目录的修订进行了重大修订。到目前为止,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已经批准了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定价目录。当地定价目录平均减少55%。截至9月底,已有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布了修订后的地方定价目录,其他省份将在近期公布。

加强价格,医疗保险,医疗保健等相关政策的整合

《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它还强调了关键领域的价格改革,并提出了农产品,能源,交通,环境,医疗,公用事业和公共服务六大领域的价格改革任务。

在医疗服务领域,在2015年深化医改的关键任务中,提到国家发改委将率先制定医疗服务价格机制试点改革的指导意见。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司司长徐坤林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初稿已经完成,正在寻求建议。它可以在今年年底之前发行。

近年来,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及有关部门加大了医疗服务价格的改革力度。统一规范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对疾病类型和服务单位进行试点改革。特别是,引导地方政府配合公立医院改革,通过废除药品,调整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收付方式,落实政府医疗责任等综合措施和联动政策,切实推进医疗机构新的补偿机制建设,优化医院收入结构,积极推进医务人员队伍建设。性行为受到刺激,公立医院的运作正步入良性轨道。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仍有许多“硬骨头”可以咬住改革。徐指出,目前的医疗服务价格远非合理。受医疗机构行为和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能力等因素的影响,目前的医疗服务价格不能充分反映医务人员技术服务的价值。此外,医疗服务的价格行为也不规范,加剧群众医疗费用负担的情况时有发生。

徐说,下一步,改革将着重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坚持调控与释放相结合,逐步建立分类管理,动态调整和多方参与价格形成。对于具有充分个性化市场竞争和强烈需求的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应及时发布价格,以促进竞争,更好地满足人民的需求,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同时,要注意在改革过程中,必须加强价格,医疗保险,医疗等政策环节,而不是单靠推进。应该做好三个组合,一个是充分发挥医疗保险控制费的作用,二是建立科学的补偿机制,三是减轻患者的负担,从而保证患者的健康运作。医疗机构,医疗保险基金的承受能力和不增加群众的负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