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客户留言 >>正文

客户留言

客户留言

隐秘产业链盘踞医院牟取暴利 供需失衡还是监管缺位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20-03-12
中国医药化工网9月18日,贩毒者,医疗保健,医药支持.当这些依赖医生资金的黑色产业链在监管当局升级后逐渐平息时,其他秘密“黑金”逐渐浮出水面:一箱不到8元的普通药,医院没有黑市但卖了几千元;非紧急运输“黑色救护车”淹没欺凌; “卖黑市”反复禁止甚至成为病人“救主”是供求失衡还是缺乏监管?

原价8元卖掉4000便宜的救命药黑市疯狂

杭州萧山区汉果果实出生后不到8个月出现婴儿痉挛,进入浙江省儿童医院接受治疗。医生说,使用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进行注射是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但医院是没药,很多患者都在尽力买药。

在致多家医院没有结果后,孩子的母亲周女士于8月15日向微信朋友圈发送了帮助信息。

在看到这些信息后,武汉协和医院心脏外科主治医师陈浩立即在医院内部系统中搜查药物,并且缺货。他立即转发了帮助信息,很多人搜索了武汉基本上没有毒品的发现,熟悉全国的医疗专业人员反映他们的医院没有药物。

幸运的是,有一个热心的联系人了解上海医药(18.04,-0.75,-3.99%)集团有限公司的药物。 8月16日晚,两盒ACTH被送到孩子的父亲那里过夜。

但并非所有类似的病人都会像韩国国一样幸运。在福建,一岁零10个月的婴儿打鼾患者躺在郴州市的一家医院。他从春节开始被切断了。他的母亲告诉记者,帮助买药的人说他不能买药。 “黄牛”最初同意以超过8000元的价格卖给他们,但是当他犹豫不决时,他被其他病人的家人买走了。事实上,一盒ACTH仅为7.8元。

这些婴儿打鼾患者面临同样的困境。多年来,患者的家属一直在网上寻找药物,患者的家属聚集在一起寻找qq组和微信组。一位家庭成员说,北京一家大医院的病人需要准备28个ACTH住院治疗。

记者通过多方调查发现,目前在线可以找到的ACTH制造商基本上只有上海第一生化制药有限公司。为响应韩国水果事件,该公司发表声明,为患者提供服务。提供相关服务,以方便患者获取有关ACTH的信息。小燕的母亲打电话给这条线路,操作员给了她一个推销员的电话。电话结束后,销售员直接表示没有药品。

然而,黑市可以找到ACTH的这种短缺。在一群打鼾的婴儿中,该组人数达到1,944人,其中包括许多家庭成员和“黄牛”。记者发现,一箱ACTH被炒到4000元,相当于正常价格的500多倍。

一名毒贩透露,ACTH一箱售价仅为7.8元,利润仅为2%。再加上少量的需求,许多制造商不愿意生产,而经销商也不愿意库存。上海医药的销售经理表示,作为该国第二大药品分销商,他们目前只有两箱ACTH,每箱100箱。而他们的普通药物有数万箱甚至数十万箱的储备。

在医院,受长期存在的系统性渎职行为的影响,一些医院会选择昂贵的替代药物而非廉价药物;就医疗人员而言,在放养方面,对这些药物的需求并不是特别大。如果长期配制药物不会造成浪费,医院根本就不会购买商品。

然而,“黑市”中的药物来自哪里?一家大型制药公司的销售负责人告诉记者,大部分从黑市流出的真正药品是由“黄牛”通过一些制药公司和医院的渠道制造的。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是黄牛利用药物的其他症状将药物驱逐出去,或与某些医院的医务人员和制药公司的员工私下经营药物。

ACTH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近年来,许多类似的廉价药物,例如用于控制心脏手术中血管痉挛的“鱼精蛋白”,“罂粟碱”,一直供不应求。浙江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副研究员兼全科医生龚玉华说:“非常有用的磺胺类药物合成抗生素和多粘菌素也很少,特别是多粘菌素,很多人最近都在寻找。”

记者与医院,经销商和制造商进行了梳理,发现缺少的救命药物通常有四个特点:制造商有限;产量低;需求有限但超过生产;低价。虽然有关部门对定点生产特殊药品有相关的政策保证,但现实是制造商,商业公司,医院和患者“共同转移”。

业内人士指出,廉价救命药物短缺的重要原因是价格,分配控制和服药制度的弊端。在药品价格控制的情况下,制药公司生产此类药物是为了长期损失或至少不赚钱。

“一旦生产工厂的生产能力略有波动,这种孤儿药将面临全国性的缺货。”陈宇说,国家规定了这些廉价优质药品的分配,导致某些大型单位和某些没有这种需求的单位获得相同数量的药品。

陈晨认为,药品的价格和分销控制的释放,让企业自我价格,自由市场竞争,药品最终将处于合理的价格水平而不是长期短缺。

据了解,目前,对于一些低成本,但临床上必要的低成本药物,国家制定了相关的保障措施,如定点生产,全国统一采购等,但缺乏详细指标,缺乏严格的监督和问责制。系统尚未相应实施。

遏制“黄牛”也是一个重要举措。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乳腺外科副主任贾树生表示,应严格执行处方药管理制度。没有医生的处方不能随意出售。同时,监管部门应将医疗机构对孤儿药的销售管理纳入监管范围。员工和组织严格按照有关规定处理。

中途价格上涨令人担忧

“黑色救护车”猖獗

最近,在广州三甲医院门诊大门口,由于“黑救护”机构,一名昏迷病人在转院期间被强行拦住。最后,患者的家属向警方报案说警方和医院进行了干预。经过近5个小时的骚扰,需要转移的昏迷病人得到安全分娩。

记者从广州一些大医院的采访中了解到,长寿的“黑色救护车”一般都是带外国牌照的改装车。从外观上看,它们几乎与普通的120辆救护车相同。附有急救标志的灯。由于救护车短缺,期待已久的大型医院周围的“黑车”开始转移患者的业务。这种“黑色救护车”使用非法改装的救护车将病人运往省内,没有医疗资格和操作资格。

这种“黑色救护车”存在许多安全隐患。据业内人士称,黑色救护车拥有者抬起担架并上下车,这可能会对病人造成二次伤害。一些车辆使患者缺乏匹配剂量,氧气不足,并且车上的医务人员基本上不专业。如果患者处于危险之中,则无法进行有效的救援。此外,黑色救护车通常不会消毒,卫生条件也不会消毒。

指控的混乱已经成为“黑色救护车”的一个大问题。在接载乘客时,要价通常比普通的非急救运输车便宜,但是出现中途价格上涨的现象,例如让病人的家属通过收费和加油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