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才招聘 >>正文

人才招聘

人才招聘

福建多地常用药断 奥吉娜药业诉卫计委招标不公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09-20

中国医药化工网新闻

3月25日,阳光网报道称,“福建多功能医院的一些常用药物被打破。”当地医院的负责人将这一原因归咎于新一轮的药品采购。目录中的一些新药没有到位,目录中的旧药没有停止。

几天前,参与新一轮药品采购的制药公司Ogina Pharmaceutical也发起了“人民的指责”,指责福建卫生计划委员会,认为其领先的当地招标规则不公平,导致强迫退出。

除了这两起事件的起源外,还有什么联系吗?在Ogina的“副词”中写下新一轮集中药物购买后的“毒品恐慌”的原因是什么?

2015年,它被称为药品采购招标年。国务院和卫生计划委员会有关文件发布后,2015年下半年,各省市先后启动新一轮集中药品采购招标,成为福建省第一批医改试点省份2016年省。第一次省,市招标工作完成。

对于招标的后续影响,《每日经济新闻》于2月18日报道《部分药品报价大降九成 福建药品招标可节省40亿》,福建公开招标采购的部分招标产品平均价格为18.01%,议价产品平均价格下降8.28 %。平均下降幅度为22.59%。

药品降价原本是件好事。然而,在福建招标后,大型综合医院出现了常用药物缺货的现象。此外,不久前,一家国内制药公司认为招标规则不公平。因此,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被告上法庭。

针对上述诉讼及相关问题,如集中采购毒品造成的“续集”,5月19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发送了书面访谈大纲,但截止发稿时间,他们没有收到正式答复。

●招标后,医院出现“毒品恐慌”?

对于新一轮集中药物采购,我们可以追溯到2015年2月28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第7号)。从那时起,《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落实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简称“70号”)于6月发布,7号文件的精神得到了完善。

在上述文件的指导下,各省市的招标工作已经启动。其中,福建省作为国务院确定的前四个综合医改省之一,于2015年8月发布采购通知,并于2016年春节前完成省级招标和议价工作。结果立即公布春节过后。该市的“第二次讨价还价”工作已经启动。

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福建省药品集中采购中心主任陈晓春在2016年初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根据初步统计,一些招标产品的平均价格为本轮公开招标的比例为18.01%。品种平均下降8.28%,特定限价谈判的平均价格为22.59%。据估计,省级药品采购资金可节省约40亿元。

2016年2月18日,本报报道《部分药品报价大降九成 福建药品招标可节省40亿》。当时,报告指出,一些毒贩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尽管在福建招标,他们的一些药物价格低廉。中标,但当公司在医院外销售渠道时,价格明显高于医院,这可能导致医院药品缺货的现象。

仅仅一个月后,3月25日,阳光网报道了《福建多地综合性大医院部分常用药品断供 市民陷入购药难》,在福州,三明,龙岩等地的综合医院,有一个共同的药物供应问题,接受采访。龙岩第二医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该省已启动福建省新一轮药品采购。药品清单重新招标后,目录中的一些新药尚未到位,目录中的旧药已被停止。这种连接存在问题,并指出这是全省存在的问题。

最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厦门的一些药店,并被告知许多患者最近接受了医院的处方购买药品,并表示医院只能购买它们,因为它们缺货。

●“第一例集中药品招标采购”

据记者了解,“医药恐慌”出现在福建的许多地方。与此同时,作为主要招标工作的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也参与了诉讼。

“目前,我们正在等待判决,审判已经结束。” 5月17日,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被提交沉阳奥吉纳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吉纳药业”)法院。负责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

2015年12月23日,福建省新一轮药品采购进入综合审核阶段,奥基纳药业向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提交了投诉及相关证据,并将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告上法庭。

Ogina对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提起诉讼的主要原因是,在2015年《福建省医疗机构新一轮药品集中采购实施方案》,明显违反了《招标投标法》《反垄断法》,并且涉嫌支持或鼓励外国制药公司垄断,歧视或限制中医。参与公平竞争的企业违反《国务院关于促进市场公平竞争维护市场正常秩序的若干意见》第(2)条:“法律未经授权,政府部门不能”和“法律有规定,政府部门必须”。

根据Ogina微信公众账号记录的案件进展情况,2016年4月20日下午3点,辽宁奥吉纳药业起诉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在福州市鼓楼区法院开庭,被告人福建省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严世贞,医学管理系主任杨虎红,政法部副主任李林出庭。

“虽然我们不代表其他公司,但在审判当天有很多制药公司。”上述负责人表示,仅在福建省十几家公司就打电话发表意见。

Ogina表示,上述与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的诉讼,或新的《行政诉讼法》于2014年11月1日修订并于2015年5月1日实施,将适用于首个国家集中药品招标案各省采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发现,这不是奥基纳第一次“起诉官员”。 Ogina曾起诉山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引发了“第一例国家基本药物招标”。

●Ogina说规则不合理,被迫放弃标签

对于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的案件,Ogina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由于招标规则的制定,Ogina被迫“弃价”。

据悉,这次集中采购,该药物的实施是一个“双重包络”审查,经济技术分数≥90分,列为第一级,另一级被列为第二级,根据分数来自从高到低确定条目评估商业投标的制药商。

对于分层,Ogina Pharmaceutical没有异议,但分层规则是此诉讼的重点。

Ogina Pharmaceuticals的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根据竞标和评分规则,美国商业杂志《制药经理人》(制药执行官)在公司2014年的12分排名中排名前50位制药公司,并且这本美国杂志。几乎所有的排行榜都是外国制药公司。

在这方面,Ogina Pharmaceutical认为招标文件中明确标明了这一明确要求,这严重违反了《招标投标法》第20条:“招标文件可能不要求或指明特定的生产供应商并且包含潜在或拒绝潜在竞标者。其他内容“规定。它也违反了《反垄断法》《政府采购法》的相关规定。

此外,国内制药公司与国外制药公司在原有研究药物方面存在一定差距。但是,招标规则并未考虑给予“与原始研究药物一致的类似药物”的额外分数,其中12分和加分,即国外。制药公司和大多数国内制药公司被评为两个等级90分。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竞标的Ogina 100mg阿司匹林肠溶片必须在二级目录中以基本价格与50mg,25mg其他品牌的阿司匹林肠溶片竞争。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50mg,100mg根本不可能达到如此低的价格,只能被迫放弃标准。

该负责人还透露,拜耳的中标价最终为15.84元,而福建省以外的价格为12.84元,远低于中标价。 “虽然这只是一个例子,但根据同龄人之间的交流,大多数药物的价格已经降低,但确实有一些药物不会下降和上升,”负责人说。

该负责人表示,由于经济原因,Aojina起诉了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其单一产品阿司匹林肠溶片目前在中国各省的销售额约为2亿至3亿元人民币。招标前,福建省三明市仅销售,年销售额约100万元。事实上,这还不够,但Ogina认为这主要是由于竞标规则的不合理性。

●缺货背后:大量药物类型减少

上述问题不是福建省集中采购招标后出现的问题。招标后,行业认为福建省多元综合医院普通药品缺货现象是由不合理的招标规则引起的。

对于福建省普通药品供应现象,着名的医药行业微信公众账号,赛柏兰还发布了一份文件,根据医疗网站的统计分析,福建第二次讨价还价后,近70%的国外药品降价率为0.但是,一些国产药品的降价幅度超过了100%。

例如,文章称山东三邦德药业有限公司的格列齐特缓释片从14.27元的入围价格下降至6.44元的中标价格,降价幅度为121.58%。相比之下,外资企业施维亚(天津)格列齐特药物有限公司缓释片由45.11元降至44.19元,降价幅度为2.08%。

根据该文章,在本次招标中,由于投标退出,无效报价和消除的原因,国内百强制药公司被大量开除。根据招标结果,可以列出因价格原因而放弃的前100名医药产品。超过600条规则。

业内人士透露,《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大多数医院现在都是双头药,一个是进口药物效果好,但价格高,另一个是国产低价药物 - 定价。对于媒体报道的“断货”事件,上述行业分析人士认为,新旧标准交接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主要原因是大量企业最终放弃了标准和无法进入医院。

此外,据福建省卫生计划委员会3月31日称,新机制确定的全省集中药品采购目录由原来的2,654个减少到1,791个,原规则减少到4,917个。入围者共有3,376个品种,共1,696个品种。

该行业还认为减少品种是该药物缺货的原因之一。 “例如,如果有疾病,有五种疾病,但在招标后,它减少到三种。其他两家医院将自然开放。不会出来。”

据参与竞价的广州地区销售人员介绍,记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福建省药品竞价工作开展以来,各医药公司明确了低价降价的要求,部分企业出现了低价降价的现象。我以低价中标了。不过,也不排除投标不急供药。“比如,我们公司的一些抗癌药,除了福建省的综合医院,还可以卖到1000元以上。当天的药品将优先选择高价渠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