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才招聘 >>正文

人才招聘

人才招聘

中国已垄断了医药专利榜,为何还发展缓慢?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11-02

中国医药化工网新闻

药物的缓慢批准一直是制药公司的心脏病。根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公布的数据,2014年,中国1.1新药,3.1新药和6种新药的平均审核时间分别为42个月,42个月和25个月。

在北京亮马桥地铁站东北部,在办公大楼周围有多家大使馆,承昊本月正在完成销售业绩。书中的数字仍然令人满意,但对未来的一些担忧正在开始出现。

承昊是一家外资医疗器械公司。他的具体销售领域是心脏介入。 “目前,国内医疗器械市场的潜力仍然非常大,但在最近经营业务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国内医疗器械的竞争力已经开始增加,这与以往的市场不一样“。陈浩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虽然一些国内医疗器械公司已开始与市场上的外国公司联系,但国内高端医疗器械市场并未被“GPS”(通用电气,飞利浦,西门子)的垄断所垄断。

“中国大部分重要的专利药品市场都被外国公司占据。高端医疗设备主要依赖进口,这是昂贵医疗的主要原因之一。”在5月31日举行的国家科技创新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突破。国内医药和医疗设备领域的问题已经成为制药创新发展的号角。

与此同时,在医疗创新领域,中国的科研机构也表现良好。根据汤森路透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已成为医疗创新的全球领导者。在2015年申请全球医疗专利数量最多的10个组织中,有5个被中国占据。其中,江南大学和浙江大学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分别拥有320和274项专利。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健康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从科学研究的角度看,中国的医药创新已经显示出一定的优势。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专利到工业化,其中,明显的制约因素是企业的整体规模小,是医疗体系的枷锁。

科学研究向前迈进

这项由汤森路透出版的研究名为江南大学,并不是那么出名。在报告选出的全球制药行业十大创新者中,江南大学仅获得世界着名的瑞士罗氏集团(351项专利)后,获得了320项专利,获得第二名。

这个鲜为人知的高等学府位于江苏省无锡市,前身为无锡轻工业学院。据了解,江南大学在生物医学领域的创新优势早已得到认可。 2014年,江南大学在生物技术方面亚洲排名第二,在世界排名第三。在制药领域,有290项专利,在亚洲排名第五。

时代周刊记者试图了解江南大学学校医学专利的分布领域和构成。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药品专利涉及生物科学和药学等多个学科和机构,尚未取得相关的统计结果。

根据江南大学药学院的官方数据,该学院近五年申请了194项发明专利,授权44项国家发明专利,2项国际专利,并获省部级科技奖励。如江苏省科技进步奖。项目,12个国家医疗器械注册证。

除江南大学外,中国科学院,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广西大学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所持医学专利数量不容低估。其中,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广西大学也被汤森路透评为全球十大创新者之一,分别排名第三,第八和第十。此外,广东佛山十大公司之一是名为佛山萨维斯的医疗设备。

蔡江南与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专利数量的增加实际上已成为中国医药创新进步的体现。

食品药品管理局扩建

虽然从科研机构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医药创新呈现出快速增长的趋势,但现实情况是国内生产的原药并不多,而制药公司主要生产仿制药。同时,高端医疗设备主要用于GPS。 “这三家跨国公司都垄断了。

蔡江南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说,这种相对矛盾的现象是由于目前中国医疗领域缺乏工业化能力。 “从知识生产到工业化的道路一直是中国的劣势。大学的科研能力很强,但工业化所需的投资和市场管理能力往往不足。从发明专利到真正的市场进入需要几年的时间。当时,中间也有一定的风险,“蔡江南说。”

因此,在掌握专利技术后,高等教育机构一般采取与企业或政府合作的方式实现结果转型。根据江南大学的官方信息,学校与全国30多个城市建立了全面的合作关系,并建立了江南大学(宿迁)工业技术研究院和江南大学(扬州)食品生物技术研究所等6个联合研究项目。机构推动科技成果产业化。

与此同时,江南大学近年来在专利技术转让许可合同数量方面一直走在全国高校的前列,其中,2011年和2012年,它在全国排名第二。江南大学官方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5月,江南大学共转让和许可国内专利1,121件,其中转让和许可512件。

但是,在选择专利转让或联合开发的公司时,高校往往选择较强的跨国公司,从而导致国内专利的流失。

今年3月15日,复旦大学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肿瘤免疫治疗用IDO抑制剂授权给美国Huya(Huaya)公司。根据协议,Huya将使用里程碑付款方式支付总额不超过6500万美元,以获得独家的全球临床开发和销售权的药物,除大陆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

复旦大学的这种选择并不是第一例。近年来,新药专利的海外授权非常普遍,甚至在科研机构也不例外。国内一些从事新药研发的制药企业也有海外专利授权的经验。

蔡江南向《泰晤士报》周刊记者解释说:“国外专利授权热的主要原因是国家医保目录更新太慢,国产创新药进入市场的渠道受阻。另一方面,国内药品审批过程缓慢也影响到药品。创新的重要原因。”

药品审批缓慢一直是制药企业的心病。根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的数据,2014年,我国1.1种新药、3.1种新药和6种新药的平均审评时间分别为42个月、42个月和25个月。时间是14个月,28个月和28个月。审批时间长,往往使制药企业难以通过新药开发快速实现盈利。

这个问题引起了中央的重视。

去年8月,国务院正式发布了《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要解决登记申请积压问题。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吴昊在政策公布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目前我国药品审评工作仍很认真,有2.1万种药品需要审评,不过国家提高了药品标准和质量标准。认证。“药品标准不够高,管理方法相对落后,审批制度不顺畅,机制不合理”等问题仍然突出。

“目前的批准程序已经开始加速,但仍需要逐步消化的过程。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正在准备增加审批人员的数量。根据最新声明,他们可能会将原来的200名批准人员增加到1200名。公司申报费用也会增加,增幅可能在10-20倍之间。一些盲目声明的批准可能会放慢,“蔡江南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应努力减少一半的制药公司

《意见》的引入解决了一些医疗创新的制度约束,但目前国内制药企业的另一个问题尚未解决,即企业规模太小,无法与“GPS”等跨国巨头竞争”。

蔡江南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未来制药企业应该在医药创新中发挥重要作用,但目前,中国企业的规模对进一步创新有一定的抵制作用。 “我们国家现在有数千家制药公司,而外国主要由数百家大型制药公司提供支持。如果公司规模太小,就没有资金从事创新研发。”

与此同时,国内公司的利润也非常有限。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医疗设备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数据,目前我国医疗器械企业利润率在10%-12%之间,低水平。

蔡江南分析说,除了国内企业生产的医疗器械产品相对低端和同质化外,目前的医疗卫生体系也限制了企业的利润增长。在目前的情况下,医药产品的利润大部分仍然在流通中,而不是在生产过程中,“药物治疗”的情况仍然存在。

“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也让一些小型企业在市场上活跃起来。例如,在购买时,尝试购买本地企业的行业。行政权力使市场竞争没有得到充分发展,当地小企业得到了保护。企业,但它对整个行业都是非常有害的。“蔡江南进一步说道。

因此,对于习近平提出的促进未来医疗创新发展的建议,除了逐步规范政策标准外,企业的并购和规模升级也不容忽视。 “这个过程主要需要依靠市场来实现,我们应该努力在10年内将制药公司的数量减少一半。”蔡江南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