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才招聘 >>正文

人才招聘

人才招聘

2000万全球心衰患者,同心医疗陈琛再造磁悬浮人工心脏

来自: www.jinanrx.com   时间: 2019-11-26

中国医药化工网10月28日2013年6月,在纪念世界首个旋转人工心脏发明25周年的鸡尾酒招待会上,苏州同心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创始人陈浩专注于人工心脏发育,遇到一名68岁的男子心脏植入者Joe Ann Bivins。 Biwens在2005年患有严重的心力衰竭并且正在死亡。

幸运的是,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一名医生进行了人工心脏移植手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Biwens重生,她说她的生活几乎与普通人的生活相同。由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心脏公司Thoratec Corporation制造的滑动轴承旋转人工心脏已经在Bivens工作了近八年。直到去年年底,Biwens创造了一颗人造心脏寿命最长的世界纪录。 “每次遇到这样的病人,我都会受到鼓舞。”陈宇说。

2014年,Concentric Medical发布了世界上最小的磁悬浮人造心脏。 “这无疑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造心脏。” Richard Wampler博士被美国人工器官协会称为“旋转人工心脏之父”,他评论道。

这种复杂的智能设备与人类心脏无关,实际上是一种可以取代心脏功能的心室辅助装置,是一种扁平的高尔夫球。它相当于一个微型高功率血泵,它安装在受损心脏的一侧,通过创建一个允许血液绕过受损心脏的新旁路来取代人类心脏的“泵”功能。 “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但由于它是单功能的,不需要复杂的化学交换,它可能是最容易制造的组织之一。”陈说。

心脏病是世界上第二大致命疾病,心力衰竭(心力衰竭)是严重心脏损害的症状。全球有超过2000万患者患有心力衰竭,每年因心力衰竭导致700多万人死亡。大约100万极度严重的心力衰竭患者需要心脏移植。

然而,移植另一个人的活着的心脏不仅非常昂贵,而且难以执行,并且由于缺乏捐赠者而受到严重限制。即使在心脏移植手术最多的美国,2014年只完成了2000例心脏移植手术,而在中国只有200例。正因为如此,人工心脏市场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具有广阔的前景。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科学家们开始探索人造心脏。 “如果不是肯尼迪总统制定登月计划,人工心脏发育可能会变得流行至今。”陈宇半开玩笑地说。人工心脏发育的想法源于用于外科手术的体外循环设备的心肺机。如果心肺机足够小,它就是人造心脏。

第一代人造心脏通过模仿人类心脏的收缩完全实现了血液循环,但形状像传统的军用水壶一样庞大而庞大。安装时,必须将其挤出人体腹腔并穿过长导管。腹部腹部连接到人胸腔中的心脏主动脉。但即便如此,它的诞生仍然创造了许多生命奇迹。 “你无法想象一个令人心碎的患者生命的痛苦,但他们甚至可以在转换成看起来像外国人的人造心脏之后去滑雪。”陈说。

在20世纪70年代,Wampler博士受到工业泵的启发,将旋转泵引入人造心脏。这一创新大大缩小了人造心脏的体积。它可以直接放在人的胸部。这是人工心脏发展的一次飞跃。索罗还创造了人造心脏心脏伴侣II,创造了生命中最长的奇迹。”这就像是发明飞机的过程。人们过去常常模仿鸟,希望拍动翅膀起飞。后来,他们发现,由速度产生的升力是让飞机起飞的最佳方式,”陈说。

52岁的陈浩出生在江苏南京。她从小就想学医。然而,她被限制服药,因为她在体检时被发现颜色很淡。她最后不得不选择清华大学的热力学专业。本科毕业后,陈浩仍然没有放弃转学医学相关专业的希望。他通过了颜色鉴别检查,并通过了成都科技大学(后并入四川大学)的生物力学研究。

然而,陈浩很快发现,研究血管内血液流动的生物力学并不是他理想的职业:“我们经常在纸上研究一些理论,甚至研究对象都是幻觉,研究结果只是为了发表论文。获得博士学位后,陈浩进入南京科技大学任教。

上世纪90年代,陈雷作为访问学者被派往东京大学。这次探访让陈浩第一次接触到人造心脏,但他并没有走上这条路。东京大学的伊格罗教授是日本著名的人工心脏研究专家。陈浩加入了他的实验室。洪景杰教授致力于全人工心脏的研究,即在病人受损心脏手术切除后,用全机械人工心脏代替人工心脏。

然而,全人工心脏只能作为等待捐赠者的心脏移植患者的短期非处方解决方案,并且大多数心力衰竭患者不必更换心脏。 “我觉得这种过度产品最终会被淘汰,没有商业未来,所以我决定放弃。”陈宇说。离开东京大学后,他转到日本另一所大学,开始对新专业磁悬浮轴承的方向进行另一项研究。

正如陈浩一次又一次地转换他的专业,他将来不合时宜。 1999年,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布拉德帕登找到了他并邀请他加入自己的创业公司,共同开发磁悬浮劳动力。心。与日本教授研究的完全替代的全人工心脏相比,进入美国商业化过程的人造心脏几乎总是一种用于长期人体的心脏辅助装置。

“患有心力衰竭的患者多为心肌损伤,相当一部分肌肉仍然有效。大量病例证明受损的人工心脏具有自我修复能力,只要他们给予'休息'时间,很可能会重新获得机会。“琛解释道。

对美国有很多愿望的陈浩决定加入这家美国创业公司。在重视商业应用的陈伟看来,更大的吸引力源于美国人造心脏市场商业化的主导过程。当时,第一代人工心脏已被美国FDA批准进入商业市场。万乐普教授提出的第二代旋转人工心脏也出现了,磁悬浮人工心脏的探索是新一代技术的发展方向。

虽然第二代滑动轴承旋转人工心脏产生了第一代人工心脏的质的飞跃,但它增加了患者血栓形成和凝血损伤的风险。

一方面,血细胞被轴承压碎并长时间压碎,凝固形成血液垃圾,冲入血管形成血凝块;另一方面,为了防止血液凝块,第二代人工心脏移植器必须长时间服用抗凝血剂,但这样可让患者在出血时有血液流动。 “许多第二代人工心脏移植已经治愈了心脏,但他们已经死于中风或其他并发症。”陈伟解释说,“磁悬浮技术允许人工心脏轴承在非接触式空气中旋转,这就避免了正确的破碎血细胞解决了血栓形成的问题。“

经过三年的研发,2002年,陈浩加入了创业公司制造的全磁悬浮人工心脏Levacor,动物实验结果非常令人满意。人体的临床试验耗费了不少钱,但该公司的创始人无意继续经营这样一家不再需要太多技术创新的公司,而是选择将公司卖给纳斯达克,纳斯达克仍在第一名。 WorldHeart公司销售人造心脏产品,陈浩于2005年加入世界心脏公司担任总工程师。

但是,参与创业的过程对陈浩的影响更大。 “我发现,即使是一家小型初创公司也能成为世界顶级技术。”陈宇说。

收购Levacor磁性心跳技术的世界心脏公司已经能够将第一代人造心脏传递到第三代,但实际发展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顺利。 2006年,世界心脏公司将Levacor推向诊所。在这一点上,陈浩意识到了Levacor设计中的一个致命缺陷。由于尺寸较大,这个磁悬浮心脏必须放在腹腔内。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的HydraulicWare International Inc.声称,液压悬浮人工心脏可以解决血栓形成问题,并且足够小,可以直接放入胸腔。 “对于医生来说,手术的复杂性是决定选择哪种产品的关键。”陈说。

然而,投入巨资的世界心脏公司的管理层不愿面对这一重大设计错误。它仍然希望以前积累的渠道将由Levacor推广和销售,该公司最终将被拖入破产。 2012年,哈特被捕。公司会收购吗?

陈浩希望制作一个可以直接放入胸部的磁悬浮人工心脏,但他知道世界心脏公司无法做出重新设计的决定。 2007年,陈浩辞职并返回中国。第二年,他在苏州创立了Concentric Medical。他的目标是使磁心悬浮液足够小。这是与世界领先公司的竞争。已经发展了30多年的索罗科技公司已将注意力转向磁悬浮人工心脏的开发。

左边是一代博泵人工心脏,第二代滑动轴承旋转人工心脏,右边是第三代磁悬浮人工心脏。

Soro Technologies拥有超过30亿美元的市值,目前是人工心脏行业的全球领导者,2014年实现收入约4.8亿美元,远远超过排名第二的Hartwell公司,收入约为2.8亿美元; Soro技术也是人工心脏领域唯一一家被列为盈利公司的公司。

到目前为止,Soro已为超过20,000名心力衰竭患者提供人工心脏设备,其中第二代人工心脏HeartMate II仍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2012年,Soro Technologies推出了磁悬浮人工心脏HeartMate III的概念,该概念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FDA今年8月发布的统计报告证明,与HeartMate II相比,Hartwell的液压悬浮人工心脏血栓形成和中风的比例没有改善。另一方面,Solo的HeartMate III临床试验非常有效,这进一步验证了磁悬浮人工心脏作为人工心脏发育的趋势技术。

2011年,陈昊制作了一个磁悬浮人工心脏同心VAD,足够小,可以放入人体胸部。 “当时真的很令人兴奋,我们已经开始了动物实验。”陈宇回忆说。但当陈浩意外发现索罗也做了HeartMate III开发时,他就停了下来。

陈浩听说Soro的磁悬浮产品比他们自己的尺寸要小,这让他想起了Levacor所犯的错误。关于是否打断以前产品的动物实验并继续开发更小的磁悬浮心脏的问题,Concentric Medical USA的顾问团队展开了激烈的辩论。几乎所有的团队成员都认为不可能让它变小,但陈浩决定挑战极限。 2013年,陈浩的口袋里充满了新开发的同心VAD到Soro Technology的展台。当他判断出他的磁心较小时,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们迟早会在市场上击败这些人造心脏的领导者。”陈宇非常自信地说。为了追求“更小”,陈浩还减少了连接人造心脏和外部电源的电线数量,从10个减少到4个,而Soro技术HeartMate III则有6个电线。 “不要低估这种创新。任何断线都会导致人造心脏停止运转,导线越少,可靠性越高。”陈宇强调,同心医疗已申请国际专利作为保护。

陈浩自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成本。高昂的价格是目前普及人工心脏困难的直接原因。在美国,人造心脏的平均售价是10万美元。如果增加手术和其他相关费用,在患者中完成完整心脏移植的费用可高达200,000美元。这个阈值对大多数患者来说很难。企业。

“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将人工心脏的价格降低到现在的一半甚至更低,”陈肯说。 “这是中国企业在研发和制造方面可以发挥的优势。我们可以按成本使用中国。反过来,这方面的优势也会影响全球人工心脏市场的发展。“

由于技术和成本障碍,人造心脏在中国市场上一直是空白,国际制造商由于后续服务等问题无法进入中国市场。 Concentric Medical现已开始在中国和美国进行动物实验。 “从结果来看,实验是令人满意的。预计在明年上半年动物实验结束后进入诊所。”陈宇透露。

然而,由于人工心脏尚未在中国发展并希望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相关的批准过程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目前,陈浩正准备在美国和中国进行临床试验。他还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希望世界上最小的磁悬浮人工心脏能够尽快惠及公众。 “只要产品能够进入市场,控制未来的人就不重要了。”陈宇说。

友情链接